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→ 维权服务 → 维权案例

维权案例


    村里文体设施致人损害 村委会疏于管理也担责

    时间:2011-08-23 09:50:32 来源:中国妇女报 总第6452期 A3版 点击:

    村里文体设施致人损害 村委会疏于管理也担责

     中国妇女报    

    近年来,许多农村都兴起了文化娱乐体育设施建设。每到傍晚,男女老幼纷纷走出家门到娱乐场所参与健身活动。村民在享受这些免费文化娱乐健身活动之时,更感谢村委会为村民办了一件大好事。

    然而,令人想不到的是,休闲广场中的一副单杠,因螺丝松动发生滑落导致一名儿童严重摔伤事件,让村委会卷入一场诉讼官司之中。

    【案件回放】

    2011年初夏的一天,七岁的张晓勇放学回家时,如往常一样与同路的小林、小楠等同学在单、双杠上玩了起来。小林自己玩双杠,晓勇与小楠不约而同地旋在单杠上,就在晓勇做卷身上杠动作时,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:单杠的一端突然从立柱的铁管中滑落下来,一瞬间,竖直吊在杠上的小楠,双脚很快踩在地上没摔着。晓勇却重重地摔在地上,而且是腰部先着地,立马被摔得呼吸困难,昏迷过去。

    晓勇进医院后,被确诊为腰椎第三、四椎骨骨折,头部脑震荡,病情稳定后,被鉴定为8级伤残。这期间,共花费医疗费等2万余元,且仍需后续治疗巩固。

    为此,晓勇的父亲先后找到村主任及书记要求村里承担赔偿责任。可两位村干部却认为,建体育设施是为村民义务提供文化娱乐服务,是一件利民的大好事,既然是义务的、无偿的服务,不应该承担什么责任,更何况是你的孩子自己不慎摔伤的,村里不能管。此后,晓勇的父亲还找了几位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,希望他们能给予解决。后来,村“两委”班子经研究后,定下一条处理办法:只同意给予6000元补偿。

    协商不成,晓勇的父亲一纸诉状将村委会告上法庭。

    法庭经审理认为:原告之子年仅七岁,原告作为其法定监护人,没有尽到监护职责,对其子不慎摔伤应承担一定的监护责任;被告新民村村委会作为体育设施所有人和管理人,明知体育设施就设在村民区内,应加强对这些设施的安全检查与维护,以确保其安全,但被告村委会作为管理者却没有行使安全检查防护措施,没有及时发现并对不安全的情形设置警示标志,存在过错,对原告之子不慎摔伤亦应承担一定的责任。

    最终,判定双方各承担50%的责任。

    【检察官说法】

    人民法院的判决是公平合理的,也是有法律依据的。

    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三十七条规定: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,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,造成他人损害的,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《民法通则》第一百二十六条也规定:建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发生倒塌、脱落、坠落造成他人损害的,它的所有人或者管理人应当承担民事责任,但能够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除外。

    本案,要求村委会承担的是一种安全保障义务责任,该责任属于过错责任性质。

    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法定的,义务人必须履行与其相适应的安全保障义务。这种义务表现为一种积极的作为义务,违反该义务的消极的不作为是违法行为。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是从事社会活动的所有者、管理者以及其他对进入该场所的人具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人,包括自然人、法人、其他组织,其共同特点是对该场所具有事实上的控制、管理权,并负有妥善维修的人,且不以交易关系为必要。

    违反安全保障义务致他人损害的,应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。这种安全保障方面的过错或瑕疵,通常界定采客观说,即只要欠缺通常所应具备的安全性,则推定为存在维护、管理瑕疵及过错。

    结合本案,受害人张晓勇在玩单杠时,是因为单杠突然滑落导致其摔伤。单杠固定不牢固,出现螺丝松动隐患,存在不安全瑕疵后,检查、维护不及时、不到位。显然村委会安全保障措施不到位,存在一定的瑕疵,属于“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”,其过错是明显的,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。

    同时,依据《侵权责任法》第二十六条规定: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,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。本案中的张晓勇年仅七岁,其父母亲作为法定监护人,没有尽到监护职责,对其子不慎摔伤应承担一定的监护责任。因此,人民法院判决双方各承担50%的责任是比较公平的。(杨学友)


上一篇:在暴力噩梦中尽早觉醒 
没有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