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→ 妇女宣传 →

妇女宣传


    甘做拐杖 23年写满不离不弃

    时间:2015-03-10 08:58:27 来源:巴中市巴州区妇女联合 点击:

      ──巴州区鼎山镇村民张述兰“最美家庭”事迹材料 

    当美满家庭屡遭变故,她言坚强面对;

    当身边亲人陆续病倒,她报不离不弃;

    当无情病魔突然来袭,她用信念作支撑。

    她就是家住巴中市巴州区鼎山镇八角丘村三组的张述兰,一位于千万人之中的普通女性。虽文化不高,却知礼仪;虽生活贫苦,却显乐观;虽为巾帼,却赶须眉。因为,在她个人的“生活字典”里,始终印刻着“善,德之建也”!

    细致入微,用坚持尽子女之责

        19729月,经嫁至本村的幺姨牵线搭桥,同镇邻村的青年孙玉平与出生学医之家的独女张述兰结婚成家,成为张家的上门女婿。婚后的日子平淡如水,丈夫每日耕作收获,自己则操持家务,把简单平凡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丈夫闲暇之余还会向张家父亲学习,掌握行医治病本领。张述兰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既为家庭的和睦祥和,更为生活的幸福甜蜜。

    也许是老天无意捉弄,也许幸运之神少有眷顾。19913月的一天早晨,当母亲孙林英去叫父亲吃早饭时,却发现父亲坐在床头,脚上只穿一只鞋子,一夜之间,父亲遭遇中风瘫痪在床。照顾父亲的重任一下子压在张述兰的肩头。春暖花开的时节,她总会事先在院坝里摆好桌椅,然后与丈夫合力把父亲抬出房间转一转,坐一坐。除了透透气、晒晒太阳,让老人家看看好风景,更重要的是可以与赶集经过门前的旧时好友聊上几句,避免老人家产生孤独失落感。张述兰心头明白,父亲穿行乡间从医多年,在家呆着肯定心里闷得慌。每晚入睡前,张述兰都会提个便桶放在父亲床头,以备入厕快捷、轻松。为减少房间产生异味影响父亲睡眠,睡到深夜,张书兰总不会忘记悄悄地起床及时冲洗。最麻烦的还数冬天给父亲换洗衣服,因为衣服又多又厚,一件件的脱,还得一件件的穿,每次换洗前,她总会事先准备好火炉,生怕父亲的身体挨冻受凉,全然不顾自己的手脚麻木。紧接着,还得去一趟要花半个小时的地方担水回来及时清洗,为的是赶上久违温暖的太阳好好晾晒。冬日里,开水烧沸的速度始终赶不上水温下降的速度,自己只有硬着头皮搓洗拧干,双手生冻疮成了司空见惯的事儿。

    如此十年,她早已记不清苦熬多少个不眠夜,亲手洗过多少件衣物,进出多少次端茶送水。值得骄傲的是千辛万苦换来父亲从未因卧床得床褥病,从未因病痛抱怨哀叹。“幸好母亲和丈夫在我左右,要不我肯定累趴下。”谈及父亲安详离去的往事,张述兰总是心怀感恩。

    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。2011年年初,身体向来无恙的母亲因过度操劳,患上冠心病、心肌缺血、脑血管硬化等多种疾病,状况每日俱下。家中用于检查治疗的费用骤升。身在农村的她越发苦累,连家里养着的四头猪,除了留一头以备年关之用,其余的都卖掉花在买药上。好在还有亲戚的支持和政府给予的低保维持生计,长大的子女也减轻负担不少。尽管如此,母亲还是在当年因病情恶化永远离开了她。

    父母的相继离世,让她尝尽离别的悲痛欲绝。望着两位老人的遗像,她自言自语地说:“未尽完的孝只盼来世再报。”

    不离不弃,用无言坚守为妻之道

    20049月,为感谢孙玉平医治好自己的大腿脱臼,六村的谯凤鸣专程来到张家拜访。大家一席畅饮、一夜共叙。次日清晨,谯凤鸣邀约孙玉平一道上街赶集,当走到屋后大路时,孙玉平突然感到右腿钻心般疼痛,连抬腿上车都很吃力。身为医生的他来到集镇,买了些药吃下,病情才得到缓解,心想并无大碍,也没做进一步检查。

    往后的几个月照样如平日去地里挖红薯、栽油菜、种小麦,跟没病的人儿似的悠闲乐呵。直到正月初五,双腿突然绞痛,在家过年的女儿将其送到巴中市人民医院检查才得知,自己患有无菌性供血不足、双侧股骨头坏死,并被鉴定为二级残废,听到这一噩耗的张家人并没放弃,先后送其到成都、北京等地求医,均不得好转,按照医生的建议,没有采取手术,而是保守治疗。从此,回家疗养的孙玉平从此只能依靠拐杖行走。

    最初,因为双腿使不上力,又加之使用双拐不太习惯,进出门槛成了他的“难事”,作为“顶梁柱”的他捶着双腿,自责不已。张述兰见状,连忙宽慰丈夫:“没事儿,不是还有我吗?让我来做你的拐杖!”每次弯腰背起丈夫,本来就比丈夫瘦弱矮小的她只能尽力将丈夫抛高些,自己身体往下压些,才能保证门槛不碰到他。看似容易的一小步却分量十足,如此进进出出、来来回回,她的腰总是像要断了一般酸疼,脸上汗珠一颗颗直冒。晚上休息时,还得双膝跪着轻轻地帮助丈夫翻身,用手轻柔地给腿按摩......次日天不亮就要起床,先把牲畜的吃食煮好,再边做饭边把中草药熬好,亲自给丈夫送去看着喝下才回头吃饭。

    出门前要把家务干完,把丈夫照顾好,在坡上劳作时还得抓紧时间、牵肠挂肚,生怕年迈的母亲一人在家照顾不周,可以说是“掐着时间干活”,“似风一样”往家赶。那段日子里,她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好快,还没怎么休息就已是一天。

    天地间那杆无形的大秤终究是公平的,张述兰悉心的照料付出终于得到回报。2009年起,孙玉平的病情逐渐好转,能借助拐杖缓慢移动行走了。

    同一屋檐下,邻里守望显大爱

    张述兰的家掩映在一片青翠的竹林中,斑驳的墙面略显房屋的年代久远。院落里除了她家,还住着二祖父张德发夫妇。张德发老人已经86岁,前些年老伴去世后,膝下无子女的他成了村里的五保老人。2010年,眼瞅着老人因为年事已高,无论是生活还是行动都是那么困难,善良的张述兰与丈夫商量,打算主动承担起监护照顾老人的责任。

    “述兰,我知道你热心,这些事村里会安排,你要考虑你的身体呀!”孙玉平极力劝说。原来,张述兰自身也患有支气管炎,严重时连续几天输液才得见效。这些年接二连三的亲人病倒,留给她喘口气的机会都没有,丈夫这样说是心疼她累垮自己。“没事儿,举手之劳的事,不就做做饭、洗洗衣、聊聊天嘛,我扛得住,你放心吧。”见她心意已决,孙玉平也不便多说。

    如今四年过去了,张述兰不计报酬的无私付出,在村子里传为佳话。老人的晚年生活终于有了依靠,身体硬朗、精神头十足的他总向别人说:“谁说我没子女,述兰就是最疼我的孙女。”

    在与张述兰的相互交谈中,我听得最多的词便是“生病”“没事儿”,见得最多的便是他们的相视与笑容。我想:纵然苦难无情降临在这个贫苦家庭,可是他们有爱相伴,有情相扶,何惧之有?谈及未来,这位朴实的农村女性坦言:我付出的不多,我会更加坚强地支撑起这个多难的“家”。

        家庭简介:张述兰,女,现年61岁。丈夫孙玉平,生于195310月,村医。二祖父张德发,生于192812月,务农。儿子张宗政,生于19731月,医生。女儿张荣华,生于10782月,务工。家境贫寒、文化不高的张述兰用女性的柔情、善良,坚强、乐观地挑起照顾父母、丈夫和五保老人的责任,细致入微、尽心尽力地抚平他们内心的伤痛,给他们送去温暖与笑容,让家的港湾充满宁静和谐。

        一句话家庭语录:我爱我家,我爱我的家人!